www.2018

  www.2018 巫行云一口气说完,好像生怕张潇晗没有听完就再做出什么举动似的,张潇晗微微愕然,然后就笑了:“若是昨天拍卖场上没有见识到你那个癸水养阴丹,我还真不相信你说的。”

   巫行云老脸再一红,不过说过了,也就彻底放开了:“我就是做的这个生意,这方面的东西别说还真是我这里最全。”

   张潇晗点点头,可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从裂缝里带出来的东西再多,也总有用了了时候,那时候你怎么办?再说九域修士众多,你这个店铺又那么生意兴隆,你那些东西我虽然没有细看,但觉得仿照起来也不算多困难,如果有别的修士也开一个类似的店铺呢?”

   张潇晗提的这两个问题,还都很中肯,就如她曾经将上古丹宗内药园的灵药还有仙农洞府的灵药装了满满一个储物戒指时,也觉得那么多的灵药这一辈子都用不完的,可还没有飞升,就为数不多了,其中固然有被范筱梵拿走一半的原因,但就算不被拿走,也剩不下更多了。

   再有就是仿制,这是任何时候都无法杜绝的,巫行云虽说可以推陈出新,但那种东西,推陈出新也有个限度,反正以张潇晗的思维看,不知道还能怎么推陈出新了。

   巫行云听了不那么在意的一笑:“仙石这个东西,是永远也赚不完的,我所去过的那个裂缝,其内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多着呢,店铺里的物件可以仿照,点子是仿不了的,再说了,我这种店铺,低阶修士开不起来,高阶修士又不屑于开,面皮这个东西,可不是想厚就能厚起来的。”

   张潇晗闻言就笑起来:“巫道友,你这副忠厚的外貌,真是一个很好的伪装啊,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里灵丹我就收下了,不过我还要问问,这灵丹对修士有没有用处。”

   张潇晗并没有提报酬,也没有说感谢的话,可巫行云脸上立刻就露出笑容来,摇头道:“这点你放心,这灵丹内有一种特殊的物质,是从雌性妖兽的一种内脏炼制出来的,那种气味,修士可受不了。”

   这话对着张潇晗,怎么说也不是那么自然,神色间也有些许尴尬,张潇晗到不介意,一笑将玉瓶收起来,巫行云也就不再说多余的,赶紧站起来告辞。

   还是小宝将巫行云送出去,回来的时候,木槿和蓝优都下了楼,张潇晗正给他们介绍这粒灵丹的特点,火狐听着,瞧着小宝进来就是噗嗤一笑。

   大家怔了一下,忽然就想起小宝神兽的身份来,平时他们习惯了小宝的存在,也很少把他当做妖修,可火狐这么一笑,他们全都想起来小宝的身份,谁都不是故意的,但脑海内都不由模拟起小宝若发起狂来会是什么样子。

   好在他们都是大乘期的大修士了,心里那么想着,面色都还严肃,可是火狐却惟恐天下不乱似的,瞧着小宝竟然大笑起来。

   制服元气少女郊外旅行图片

   小宝的面色立时就沉下来,瞪着火狐,可他面容本来就年轻,平日里积威不足,现在就是摆出一副威严的架势,火狐也不怕他。

   蓝优和木槿都微微低下头,避开小宝的视线,张潇晗忍不住嘴角露出笑意来:“玲珑,不许调皮。”

   火狐轻盈地一跳,就站到了张潇晗身边稍后一些,张潇晗和蓝优木槿全看不到,可小宝分明就瞧到火狐身后,九条毛茸茸的长尾每条都露出一点点来,正在她身后示威似的摇啊摇。

   “小宝你回来了正好。”张潇晗也没有瞧到火狐的小动作,看到小宝瞪着火狐,急忙劝道:“玲珑喜欢玩笑的,你别介意,我们刚刚也没有想到还有这个弊病,现在要好好商量怎么行动了。”

   玲珑也就收起了玩笑的心态坐下来,蓝优和木槿这才抬起头来,两个人都是不苟言笑,既不看小宝,也不瞧火狐。

   张潇晗侧头瞧一眼火狐,刚要说什么,忽然收住口,蹙蹙眉,蓝优和木槿对视一眼,两人同时站起,同时开口。

   蓝优道:“我去看看毛吟道友。”

   木槿道:“我到洛阳锦那边看看动静。”

   张潇晗再愣了一下,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意思,二人才一转身,门外的禁制传来被叩响的声音,透过禁制,看到洛阳锦站在外边。

   玩笑立刻全都消失了,几人对视了一眼,小宝和火狐转身就上了楼,木槿走过去打开了禁制。

   洛阳锦走进来,团团抱拳,三人也没有因为洛阳锦的修为怠慢,都回了一礼,分宾主坐下。

   “各位前辈,昨天在拍卖场,晚辈一时孟浪,给自己惹祸上身,今日才觉得清醒些,特来感谢前辈昨日的照应。”洛阳锦第一次在三人面前用了晚辈的称呼,显示出他道谢的真诚。

   张潇晗瞧着洛阳锦,身边没有侍妾陪伴,神色正式起来,到看不出初次相见时候的张扬。

   “洛道友不必放在心上,昨日我们也是不忿南宫三人的挑衅,不过南宫三人口碑一向不佳,但他们连洛家都敢招惹,难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张潇晗昨夜就与蓝优木槿讨论过了,他们的心里也都不解。

   洛阳锦闻言苦笑了一下:“还有什么是南宫三人不敢做的?不瞒三位前辈,今天一早,晚辈就接到了家族的通知,要我立刻乘坐城主传送阵返回洛锦城。”

   张潇晗闻言到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蓝优的面色却微微一变。

   “真是遗憾了,今晚的云艺歌舞洛道友无法欣赏了。”张潇晗笑着,半开了个玩笑。

   洛阳锦却苦笑了一下:“怕是不仅今晚的云艺歌舞无法欣赏了,以后晚辈也无缘云艺歌舞了。”

   张潇晗的笑容凝固了,木槿和蓝优对视了一眼。

   洛阳锦接着说道:“晚辈听到家族的传音,便立刻到城主府想要乘坐传送阵,可是还没有到城主府,晚辈的神识内就仿佛多了些什么东西,一直在抵触晚辈的行动,根本就无法接近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