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www709ffcom


Warning: preg_match_all():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www/wwwroot/sdhxgccl.com/wp-content/themes/p2/inc/mentions.php on line 77

“地支五行,六合相冲,乾阳交感,坤阴而生。”

“哈哈,不错,算算时间,师弟你如今的先天本源快要圆满,到时,当有不小的受益,待下一个地支相交之年,期间十二载,你的修为都会突飞猛进的。”

“况且,你已经封守先天,若是师弟你可以早一步破开化神枷锁,登临悟虚而返,当有更大的机缘!”

人体之初,从母体而出之时带有一缕先天之气,那是未曾沾染后天污垢的奇妙之气,在母体之中,百脉俱通,念头通达,若是有意识,当可一跃成为化神武者。

而自己当初却没有这个机缘,可以有别的武者为自己封锁先天之气。师弟却得天独厚,有师尊再旁,先天加身,再有其独特的天资,乃有如今境界。

听到师弟提及此事,自己也又一次注意到师弟的真实岁月,若是单从外表而观,师弟的身高、气质与其他少年人一般无二,但谁又能够真正知晓这一点呢。

“我会的。”

“师尊游历在外,还没有归来?”

于己身的修行,周清从来没有落下,未有地支相交,从某种程度上,自己现在的肉身本源有缺,对于天地之道的领悟有限制。

这个时候归宗,再次亲手翻阅那些典籍,感悟先贤妙法。迎着师兄期待的目光,周清颔首以对,从化神层次到悟虚而返,花费了自己五年时间。

不知道在悟虚而返这个境界,自己又需要花费多长岁月,但只要自己每天还在进步,想来,下一个境界也不会太远。

“未曾归来,去岁与你说过,除了小灵持令牌入宗以外,没有任何师尊的消息,师尊那般境界,所求乃是更进一步,道法自然,待在总宗无益。”

秀丽纯真妹子爱时尚

待在一个地方苦修内力还行,但想要突破境界,决然不可能,历代的道家先贤均是游历诸夏,留下诺大名声的先贤,尤其是稷下学宫,道家在其中的余韵很大。

对于北冥师尊,赤松子也是无奈,十年来,待在宗门内的时间屈指可数,好在,以师尊的境界,诸夏能够对其造成威胁的几乎没有。

“师兄,此次玄清归宗,估计也呆不了太长时间,十天后辰时,以你之令,召集这里的弟子汇聚静堂,我有一桩机缘送给他们。”

“其它时日,你就挑选一名弟子随我身侧,由我亲自教导,如何?”

北冥师尊的行踪飘渺,其一身所悟根基为庄周的《逍遥游》,讲究无所持,而待在天宗之中,无形之中,就会有一种束缚之力加身。

师尊不显,名声在外,对道家天宗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念及此,心中一动,便又是一件事情说到而出,自己的根终究在道家。

北冥师尊至今已经近百岁,终有逝去之时,到时候若是让自己来担起责任,可不是自己想要期待的,还不如多多培养一些门中精英。

“哈哈哈,你要送一桩机缘给他们,那可是他们的缘法。至于挑选一名弟子由你亲自教导,师兄也很期待,明日,我便将人选定,送过去!”

果不其然,听周清之语,赤松子神色陡然大喜,对于师弟的本领,自己还是知晓的,也许师弟的年岁不大,但对道的领悟绝对要超越自己的。

从咸阳中的宗、宗琼、虚凡、虚守等人都可以看到,宗是自己的弟子,但前年他就已经破入化神层次,宗琼也不远了。

由此可见师弟的本领,既要挑选一名道家弟子教导,自当选择一位天资最高,能够从师弟身上获益最大的弟子,灵光一闪,一道身影浮现在脑海深处。

******

经阁!

是天宗总部的核心底蕴所在,那里珍藏着道者自上古以来到现在所有的典籍,尤其是历代杰出的先贤、名宿所留居多,文子、关尹子、杨朱、列子、尸子……均在列。

其旁的一间静室之中,周清正手持一卷《尸子》所著之书,静坐在条案之侧,细细观看,徐徐品味其中精妙,尸子本名尸佼,乃是百年前的鲁国人。

学道天宗,颇有所成,踏足悟虚而返,不过这个境界在百年前百家最为兴盛的时候,不显!同期的儒家孟轲、列子等等均是合道归元的存在。

虽如此,以其所言之书,正合自己观看,比起《道德》二经的深奥,比起祖师对于道,对于域的解释,尸子倒是一脉相承,又有自己独特之法。

“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是故,道莅天下,无穷也,仁政天下,无尽也。上索而求,百目皆开,德行苟直,群物皆正!”

轻语之,周身不自觉淡淡的紫色光芒闪烁,双眸微闭,细细思衬其中玄妙,这是对于空间和时间的论述,虽与祖师不同,仍有其妙也。

对于空间的参悟,道家之中的天地失色最为出彩,以浩瀚伟力,强行镇压空间,灵觉极限所至,便是空间所至,尸子所言,空间无穷也。

祖师身融万物,灵觉融入万物,想来对于空间的掌控也达到另外一个层次,达到一个无所持的境界,顺从之,无穷伟力加身。

尸子此言虽论仁政,但对道者来说,同样也是修行的理念,细细品味,感悟虚空,不住为之颔首,融合己身从《黄石天书》参悟的天地人三道,归一亦是无穷也。

“小灵见过玄清师叔!”

忽而,不知何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回响在耳边,将沉浸于参悟尸子玄妙的周清拉回来,循声看去,一位垂髫之人出现在眼眸深处。

身着深蓝色的道袍,率性而又清爽的短发垂落耳边,个头不高,不过四尺有余,额头与眼底都有奇特的纹路,眉宇之间绽放自信的英气,静立室中,一股无言的气质扩散。

“哦,你……就是师兄推荐的天宗弟子,你名小灵,是去岁师兄于我提过持北冥师尊令牌而入的小灵?”

看到此人的第一眼,听其言,周清就已经明白对方的身份,是他无疑!是在原有岁月长河中注定沦为阴阳家少司命踏板的小灵。

去岁,从师兄口中知晓此人的信息,周清就知道阴阳家的少司命人选已成,九宫神都之位也即将圆满,只是,那位少女入阴阳家,小灵被北冥师尊所得,事情有趣也。

将手中的竹简轻轻放下,看向对方,轻语之。称呼自己为师叔,对方难道入宗了?

“是!”

迎着周清那平静的目光,小灵同样平静的回应者。

“你现在为天宗弟子?”

周清轻轻一笑。

“是半个天宗弟子,北冥前辈允我入天宗修行。因入宗之前同妹妹失散,故而,小灵需要将妹妹找回来,到时候,真正拜入天宗赤松掌门身下。”

“此次奉赤松掌门之令,接下来听师叔吩咐!”

道礼而下,小灵娓娓而道,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来历。况且这也是自己进入天宗的原因,道家不循礼法,不重虚妄,又有顶尖高手存在,是完美的修炼幻境。

“你与妹妹失散!”

“诸夏何其大,寻找一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若如此,你一生都难以寻找到妹妹的踪迹?”

周清换了一个姿势,盘坐在条案旁的绒毯上,屈指一点,静室内的一个蒲团出现在小灵身侧。感应着对方身上之气息,已经踏足先天层次,还真是不慢。

“我已经找到妹妹的下落,只是……我一定会将妹妹带出来的!”

听周清之语,小灵那平静的眉目之上陡然为之闪过淡淡的蓝色玄光,双手紧紧握在身侧,双眉更是轻轻一皱,充满无言的坚定。

“阴阳家的神都九宫高手如云,九宫之列,各有顶级强者坐镇,以你现在的先天修为,你认为你可以有所作为?”

挥手一招,远处那悠然沸腾的火炉上,一只水壶凭空飞来,心随意转,两只竹盏出现在条案上,水流而出,落入其内,并未茶叶相合,然,足够了。

“师叔也知道我妹妹的下落!”

语落,刚跪坐在蒲团上的小灵再次陡然起身,面上带着一缕不可思议,知晓这个消息的只有自己和北冥前辈,连赤松掌门都不知道。

为何眼前这位玄清小师叔却知晓?

虽然入宗只有一年,但对于这位玄清小师叔的信息了解颇多,其人为北冥前辈亲自带回,亲自培养,天资决然,修行一载,破入化神。

两年前,更是在洛阳镇杀赵国化神顶尖武者中山夫子,名震诸夏。不仅如此,其人更是诸夏最强之国的封君,位高权重,简直就是诸夏任何一个人的文道、武道的巅峰了。

“是你刚才心中闪过她的下落,被我得知。”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知道她被带入阴阳家,但你知道带她走的人是谁吗?你知道她对于阴阳家意味着什么吗?”

若仅仅是一个普通人进入阴阳家,凭借道家天宗的颜面,将其带出来不难,但其妹妹对于阴阳家太过重要,甚至于阴阳家数百年来的谋划中,她也是颇为重要的一环。

苍龙七宿,九宫神都,阴阳家所承载的重要使命,东皇太一不会允许外人破坏的,区区一个小灵进入其中,生出那个主意,已然注定结局。

盲目寻找之下,盲目动静之下,这就是对方现在的所为,周清将一只竹盏握在手中,轻抿之,语落,再次看向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