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的软件不花钱


Warning: preg_match_all():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www/wwwroot/sdhxgccl.com/wp-content/themes/p2/inc/mentions.php on line 77

星魂那带有神秘紫色纹理的面上轻轻一笑,虽然于东皇阁下所言不悟,但如此,更是可以领略东皇阁下的非凡,可谓是未卜先知矣。

一行人在长长的通道内行走,不过百十个呼吸,便是跨越山腹,来到另一处区域,入眼处,那是阴阳家的真正根基所在,四周环绕高山,十二峰连绵不断。

外人想要进入这里,除非有机缘,亦或者阴阳家的允许,否则,绝对不可能进入内部,语毕,星魂再一次看向周清。

“难以行之?”

“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从咸阳归天宗,又从天宗来到阴阳家,所为者,不是东皇阁下给我的难以行之。”

“如果那人出了问题,我可以保证,你们阴阳家所谋之事也难以行之!”

出通道,看着陡然出现在眼前的阴阳家诺大根基地,天眼扫视,方圆数十里区域之内,天然成就阵势,十二座看似无序的山峰连通一起。

每一座山峰之上都有阴阳家的宫殿群落,或是在山脚,或是这山腰,亦或者在山顶,天色彻底的昏暗下来,一道道灯火之光在黑暗之中无比显眼。

他们一行人所在,地势略高,不远处,同样是一处偌大的房屋区域,灯火点缀其中,一道道人言人语流出,回旋在耳边。

听着星魂的回应,周清不以为意,以东皇太一和楚国南公的能力,应该可以隐约感知自己前来所为何事,南公不在阴阳家,东皇太一又是难以行之。

走下通道尽头的阶梯,两侧尽皆是奇花异草,鼻息之间,芳香四溢,水韵夹杂,格调倒是不凡,单手负立身侧,轻轻语道。

小灵则是从开始就静静待在周清身边,感应着阴阳家诸人的修为气息,心中惊骇不已,如果真的依照自己先前计划,己身潜入阴阳家,找寻妹妹。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那么,只怕妹妹还没找到,自己都要搭进去了。

如今,跟着玄清师叔来到阴阳家,看着阴阳家对于师叔的礼仪,心中顿时安定不少,又听刚才师叔和阴阳家护法星魂谈话,心中又是忐忑。

“不过,我想阴阳家应该会做出明智的抉择。”

自顾自的向着不远处那片灯火通明的区域行进,小灵仍是一言不发的跟着,一侧则是有着阴阳家弟子的引领,不多时,消失在星魂一行人的眼眸深处。

“道家天宗玄清子!”

“道家之人在我们阴阳家也敢如此猖狂?也敢忤逆东皇阁下的旨意?”

护法星魂、长老云中君、长老湘君等诸人面上均不好看,他们就算脑子再不灵光,也能够听得出对方口中的威胁之意,也能够听得出对方口中的蔑视之意。

那是对于阴阳家的轻视,对于东皇阁下的轻视,口中阴沉之语流转,周身涌现浓郁的紫色星光,单手在身前徐徐摆动,一缕缕若隐若现的锋芒显化。

“星魂大人切不可轻举妄动,数年之前,玄清子刚入咸阳之时,一身修为就已然压过东君阁下,两年前,更是在三川郡镇杀赵国中山夫子。”

“中山夫子其人只差临门一脚便可入悟虚,这玄清子很有可能也是那个境界,甚至于踏足那个境界,这两个可能性,无论哪一种,除了东皇阁下以外,都非我等现在可以对抗。”

“更重要的一点,这玄清子现在为秦国武真君,列中枢,位高权重,对秦国上下拥有莫大的影响力,阴阳家若是见恶于他,只怕将来祸事多矣!”

感应着星魂身上荡漾而出的强横气息,身着云白服饰的云中君连忙一步踏出,止住星魂有可能的冲动,若真如此,那么,接下来的诸般事便没有任何挽回余地。

身处于咸阳一段岁月,对于这位道家玄清子也知晓许多,于敌秦之人那是相当狠辣,直接镇杀,没有任何遗留,如果星魂大人出手,非东皇阁下希望看到。

“应对道家玄清子,我等是无能为力。”

“如今,也唯有东皇阁下能够和其相谈,三日之前,南公匆忙离开这里,未必不是提前感知麻烦,不过,南公怎么会惹上玄清子?”

阴阳家术者一脉与智者一脉同气连枝,相辅相成,身为智者一脉的领袖南公,乃是阴阳家行走在外的传道者,为阴阳家带来源源不断的生机力量。

同样感受到星魂大人身上的压力,一侧身着水韵蓝袍的湘君亦是上前,摇摇头,无奈而语,形势比人强,不得不如此。

只是从刚才那玄清子口中之语,好像还想找南公的麻烦,这倒是令湘君不解。

“放心,我不会违背东皇阁下的意志。”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从修行以来,星魂还从未有过这般的憋闷,手上的紫色利刃锋芒消散,周身异象归元,口中轻缓一声,不在多言。

万丈金光穿透云雾,垂落这方世外隐秘之地,秋日时节,虽只是辰时,但天际已然部亮堂,静修一夜,从阴阳家安排的楼阁中走出,真正的九宫神都便呈现在眼前。

清晨更显盛景,云雾穿梭于半山腰,淹没一座座山峰上的宫殿,天地元气甚是浓郁,以阵法连通之下,这里的气息越发适合修行。

一道道河流崎岖徜徉在山谷之中,每一座山峰之间相隔百丈左右,每一座山峰高约数百丈左右,虽参差不齐,但从每一座山峰上的建筑也可窥其地位。

“师叔!”

不多时,小灵也从房屋中走出,近前道礼,随后,也是将目光看向眼前的九宫神都所在,巫山十二峰盛况频生,一只只脆声鸣叫的飞鸟隐现,一只只山林小兽长鸣。

“阴阳家选的地方不错,就是太过于出尘,太过于神秘,反而落了俗套,难以真正的传承亘古,诸子百家想要真正的流传下去,就必须借助诸夏的力量。”

“而阴阳家偏偏不屑于诸夏的力量,若非数十年前,邹衍大师在稷下学宫声名大震,阴阳家没有今日,祖师所言世外超脱,那是心境的超凡,做到那一步,红尘闹市亦是仙境!”

楼阁之下,则是零零散散的一些阴阳家弟子出行,汇聚在远处的宽阔场地上做早课,盘坐在大地之上,盘坐在枝干之上,盘坐在巨石之上,吞吐天地元气,周身玄光频生。

其余者,则是演练阴阳术法,天地五行,阴阳变幻,于阴阳术法,当初蕲年宫的时候,从东君焱妃的手中学到不少,看着那些人合气火焰大手印而出、万叶飞花流运转、流觞曲水蜿蜒……

诸般种种,诸般场面,和道家天宗的早课一般无二,天地元气不断震荡,不多时,也有许多弟子在相互对战,磨练术法。

“多谢师叔指点!”

身侧的小灵听此,与有所思,颔首以对,再次道礼。

下山以来,一路之上,已经多次得师叔指点,修为进步不少。在天宗之内,一切都是靠与其他天宗弟子交流所得、己身所悟所得,比起师叔指点,差之远矣。

“该去见东皇太一了。”

看着不远处已经走近的星魂等人,周清脚下紫光闪烁,出现在楼阁下的道路之上。听着师叔之语,小灵面上又是喜意流转,为之跟随。

“见过玄清子阁下。”

“东皇阁下已经在罗生堂等着阁下!”

身披紫星图腾锦袍的星魂近前,其后跟着云中君,昨日的湘君倒是不见了,近前一礼,便是单手迎向远处的另一座山峰。

面上看不出特别的神色,只是举动之间,眼角的神秘星纹越发诡异起来。

“罗生堂?”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枝,芳菲菲兮袭予。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壹阴兮壹阳,众莫知兮余所为。”

“有趣,不知道待会东皇阁下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周清轻语之。

语毕,星魂那奇异的眉头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对着身侧云中君看了一眼,没有多言。数息之后,一行人沿着纵横八方的道路,从楼阁所在向着先前指定的山峰前进。

不过区区数百丈的区域,虽是步行,但一炷香的时间也是不短。路途之上,又是一位位零散的阴阳家弟子出现,他们的所处遍布整个巫山十二峰。

山林环绕,临水而落,一栋栋木屋呈现,一位位所修迥异的阴阳家弟子汇聚一处,九宫九位,九大支脉,似乎也无高低之分。

“此乃望霞峰,为九宫神都少司命主脉,百年来,因少司命不显,此峰鲜少开启。昨夜,玄清子阁下入阴阳家,东皇阁下亲自开启罗生堂。”

“你等就在这里等着,我与云中君上去便可!”

行至一座奇特的山峰跟前,抬头仰望,入眼满是缭绕云雾,不远处便是一条内流大河,在山峰顶端,更是一根恍若人形的巨石扎根其上。

迎着朝阳散发的万丈霞光,如同披上纱衣的妙龄女子,配合辰时天地吞吐的浩然生机,呼吸之间,直入肺腑的清纯。

一条石阶道路直入山峰之中,崎岖之下,云雾之内隐现一座座宫殿,灵觉扩散,生气不显,鲜少有人居住。至此,星魂简单而语,屏退身后的普通阴阳家弟子。

汇同周清、小灵、云中君,四人不多时没入云雾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