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色的视频软件下载


Warning: preg_match_all():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www/wwwroot/sdhxgccl.com/wp-content/themes/p2/inc/mentions.php on line 77

“哥,你不用这么难过吧,败在陈老师手底下又不丢人,明天新闻说不定都是说你‘30届飞天奖胡哲惜败陈景琦’,老威风了。”林冬看胡哲在公布视帝结果后有些呆愣,就安慰了一句。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标题,因为他已经体验过了。

说的就是林冬惜败陈景琦。

惜是挺惜的,败也败了,惜败就算了,惜败一般是指败的一方输的可惜,发生在双方同场竞技的前提下,败的一方本不该输给对手。

他和这老家伙差距太大,败得毫无悬念。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如果有机会能和陈老师合作一把就好了。”胡哲哭笑不得,连忙解释。

难道他的表情看起来像是没拿到奖在难过吗?

“我挺想和另外一个陈老师合作试试。”林冬说是另外一个指的是陈焘扬。

这个比合作陈景琦还难,陈景琦两年出了五部电视剧,只要你不讲究片酬,厚着脸皮去毛遂自荐,以林冬和胡哲的演技,合作轻而易举。

但是从《楚汉传奇》算,陈焘扬已经三年没演过电视剧了。

“有机会一定要带上我!”胡哲拍拍林冬的大腿。

他知道林冬的能量有多大。

长发及腰美女绑带短裙漂亮侧脸置身花海唯美图片

只要林冬想,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最不要脸的方式就是可以带资进组,到时候把他也带着不就行了。

“我不要片酬,可不可以跟着去?”坐在胡哲另一侧的柳淘探出头,她已经偷听这两个人说话很久了。

从颁奖礼开始,这俩男人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聊。

完不把这周围的美女们放在眼里啊。

“呃……”林冬仔细的看了看柳淘,最后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

柳淘气得胃疼,她虽然也算不上多么演技派,可是也不至于这样被嫌弃吧,她觉得自己演戏还行。

如果不是嫁人生子,一线她应该是妥妥的。

现在复出拍戏,虽然大家还是觉得她是一线,却有些不上不下的感觉。

前面一线大花地位逐渐稳固,后面小花扑棱扑棱追的可紧了,她夹在中间,随时都有可能被挤到二线的可能。

“你不是接了孔导他们的新戏吗?”

孔笙李雪今天也来了,而且孔笙还拿到了最佳编剧大奖,他们特别喜欢用自己用习惯的演员。

刘涛出演《玲珑榜》,虽然看起来是女一,但是戏份真的少的可怜。

别说一番二番,三番都排不上号。

也难怪有人说这部剧的男女主是林冬和胡哲——至于谁是男主谁是女主,根本不需要讨论。

不过呢,刘涛在拍戏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敬业却打动了导演。

所以,当孔笛李雪筹备新戏的时候,就先订下了和他们有过合作的杨兰、柳淘,然后才从外面试镜演员。

“这个又不冲突。”柳淘笑笑:“你们到底打算弄什么戏,我配角也行哦。”

“哪敢呢。”林冬也笑。

但基本上是答应下来了,如果将过来有什么和二陈合作的机会,总会帮她留意一下。

其实,柳淘早在《玲珑榜》没开机之前,就从李雪雪那里知道林冬是什么人,而且知道的还比较详细。

在拍摄的过程中,频频示好,但是又不刻意巴结。

这部戏拍完,她不仅赢得了两位导演的好感,林冬这边也勉强算得上成了朋友。

但这还远远不够。

所以,她宁愿做配当小,也要混进林冬的这个圈子里面来。

林冬也明白,但对此并不反感。

有野心不是坏事,没野心的那叫傻白甜,克莱斯特旗下的这些艺人,几乎个个都有自己的野心。

区别只在于,怎样去实现自己的野心。

至少林冬看到的,这姐儿没走什么歪路,让导演认可,愿意二次合作,凭借的是她的演技和态度。

既然如此,将来有机会也未必不能拉一把。

借着《玲珑榜》的光,林冬和胡哲都是今年最火的电视剧演员了。

“春晚邀请你了吗?”胡哲问。

“我早就定了,魔术。”林冬是去年春晚结束就定下来了。

不止是他可以参加春晚,他们公司的王硕也得到了邀请,以先进工作者的身份坐下面前现场观看春晚。

“我也去。”胡哲小声的说道。

“那恭喜了,对了,你上春晚做什么?”如果没什么安排,只是单纯的过去看看,那林冬可以安排他给自己当托啊。

玩魔术不找个托,人家还真的以为你会魔法呢。

“我唱歌,和许茹芸一起唱歌,已经排练过两回了。”胡哲说道。

“美女啊,我说哥们,你是不是也该找一个了?人家霍剑华、袁泓都已经找到另一半了。”林冬突然就想起来这个话题。

最近好像男神们都急着结婚。

经常拿来和胡哲相提并论的一些人,纷纷宣布脱单。

就连郭天王都官宣恋上了网红,还遭到了亿达太子的嘲讽,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就那么垂青网红的。

说起这事,还真的算是娱乐圈让人津津乐道的一件大事。

月初的时候,50岁的郭天王在微博中晒出一张与女性的牵手照,正式公布恋情。

他在微博中称“这样开车要慢一点”,并艾特了女友;随后女方也转发认爱,羞涩回复:“嗯!慢~慢~开。”

甜蜜之情溢于言表。

微博发出后,网友评论炸开了锅,被称作国民老公的亿达太子也发了一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微博引发网友猜测,“我猜和郭天王女友有关”,“咋啦?嘲笑郭富城找了网红”。

随后,又有网友晒出疑亿达太子朋友圈截图,亿达太子在朋友圈写道:“还是港台明星好忽悠啊。”

疑似暗指郭天王恋网红女友一事。

其实,亿达太子换了不知道多少个网红女友了,简直可以拍“我的网红女友”系列连续剧。

而且这些女友们基本上都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完没办法分辨哪个是哪个。

所以,五十步和一百步关系的他们不应该互相嘲笑,而是应该坐下来一起交流经验,说说都是怎么从千篇一律中找到不同点的。

“没有遇见合适的人。”胡哲对此看得很开。

“你都三十三了。”林冬吐槽。

“我找不到女朋友,你着什么急?”胡哲反击。

所以说,不管多么无趣的活动,你只要有熟人朋友一起,时间总不会太难熬的。

“林总,过几天就要进行广告招标会了,您看,是不是把冠名的内容确定一下。”

飞天奖的第二天,施珊珊就来催了。

“那行,咱们开会吧,也算是今年最后一次开会了,让大家准备一下。”林冬这才想起来,自己留了一个冠名权。

为谁留的?

当然是为亏钱留的。

但必须得整点啥才行,不然系统那边也过不了这一关。

老板说开会,大家自然都不会耽搁,毕竟马上就是饭点了,让老板饿着多不好。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九号,马上就是元旦,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剩下两天,并不影响面的营收计算。

“哟,硕哥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林冬进来,就看到第一代榨汁机已经坐在那边了。

他正和李常威说话呢。

也不知道这一代榨汁机,和三代榨汁机有什么好聊的。

二代榨汁机是刚子,他现在还跟着《吐槽秀》那批人玩耍,不过三天两头还是会回来一趟,榨榨果汁什么的。

现在刚子赚到钱了。

打算着,等到这边商业街完工之后买一个铺面,弄个酒吧出来——当然是很正经的那种,毕竟边上就是学校,主打不是酒,而是艺术。

话剧、脱口秀、乐队什么的。

“昨天夜里刚到,正好赶上开会。”王硕跟着李常威站起来和林冬打招呼,然后很快就坐下去了。

林冬不是一个很讲究上下尊卑的人,没必要搞得那么严肃。

“你也别太累了,有些事情交给信得过的人去做就行。”林冬坐下来,回想一下第一次见到的王硕,感觉他是这批人里变化最大的了。

当年最早入职的一批人,秦家宝贝儿和陈小蛮都还是学生。

施珊珊虽然已经毕业两三年,但是她脑门上头发变多了,在加上更加知性,反而显得年轻了。

田大壮这些都没什么变化。

杜启喜和张锦程俩人只能说更成熟,更加的风度翩翩。

唯独王硕,人家原本堪比小鲜肉,白白净净,扎了个小辫子,文艺范特别的浓重。

结果就被派了一个国到处跑着建学校的差事。

风里来雨里去,现在的硕哥哪里还有当初的鲜嫩,唯一比较进步的大概就是变得更加沉稳了吧。

“放心好了,学校我现在基本上都只是大略跟进一下,具体的事情都交给其他人做了,我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帮着山里的人脱贫致富。”

“这种事……”林冬皱眉。

咱只是一家私营企业,最好还是不要把事情都做完了。

而且脱贫致富,这种事情能是那么容易做的吗?

一国之力都还没部小康,就咱们这点能耐,顶屁用啊。

最多也就帮助几十几百个家庭。

“林总,我弄了这么多学校,我发现了一件事,其实上学本身这种事并不难,现在是义务教育,上学所花费的成本微不足道,关键是穷,穷让他们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也没有环境去上学,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解决他们的生计问题。”

王硕侃侃而谈。

林冬傻愣愣的看着他,觉得这哥们真的跑偏太多了。

但他对于喵粮文化基金究竟做什么,真的没有太多的兴趣去关注,反正这就是一个花钱的部门,至于怎么花都随便王硕。

王硕这人很正派,有道德洁癖的那种,不该他拿的东西他根本不碰。

有系统在手,如果他手底下有人偷拿,林冬这边也会收到警告,直接给名单过去就行。

所以,不少人怀疑林总养了一个东厂特务机构。

嗯,厂公就是裴潜龙。

怀疑他的原因在于他的气质谈吐和行事风格和厂公比较像。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会议室。

当然,饭菜也都上来了。

克莱斯特的圆桌文化,就是一边开会一边吃。

“又是一年要过去了,大家辛苦。”林冬举起一罐旺仔,敬在座的所有人,其他人都是喝酒,红酒、香槟、白酒、啤酒,只有林冬喝旺仔。

“谢谢林总!”

“今天开会,做一个年度总结。”林冬心里想的是,我要看看你们这群逆臣贼子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还有冠名权的事情。”施珊珊提醒。

“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林冬已经想好了怎么应付,看向了陈银辉——喵牙直播和短视频的总经理,他黑名单上的人物。

黑名单就是——如果哪天日子过不下去,打算破罐子破摔了,率先干掉名单上的人。

陈银辉挺直了腰背,难不成冠名要给直播。

哈哈,那简直太好了。

今年下半年,直播行业飞速发展,市场规模急剧扩大。

喵牙直播虽然还保持着龙头地位,但是市场份额多多少少都丢失了一些,目前大约占据百分之六十多的份额。

“陈总,直播在你的领导下,今年算是大丰收的一年,我代表公司感谢你……”

感谢你八辈祖宗。

你就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别看喵牙直播在行业中占据的份额只有百分之六十多,可是关于直播带货这一块,却占据了百分之七八十的份额,钱都被赚过来了。

“哈哈,谢谢林总,既然林总你点了名,我就先简单的汇报一下吧。”如果不是抓着桌子,陈银辉说不定都飘起来了。

苦尽甘来有木有。

作为高层里唯一一个被降职的人,他丢进了脸面。

幸好他粪发涂墙,兢兢业业的干了大半年,终于把手里的活给干的漂漂亮亮。

“不用太复杂,说一下最后的净利润就行了。”林冬摆摆手,懒得听长篇大论的述职报告,影响他吃饭的胃口。

“那行,我就说个总数,详细的报告我回头发给您,然后抄送给在座各位,大家随时都可以看。”陈银辉顿了顿,看到大家都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然后志得意满的说道:“我们部门去掉营运成本,用人成本等各项支出,今年能够上交给公司3.87亿。”

嚯,好多钱啊。

其他高管或多或少的都被震撼了一下。

别觉得3.87亿很少,其他家的直播网站现在可都是赔本赚吆喝啊,讲究的是估值,真正赚钱的少之又少。

“短视频呢?”林冬捂着胸口,喘了口气。

“短视频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盈利,今年只收到了一千多万的广告费,还不够发工资的呢,不过林总您放心,我刚才汇报的总利润,已经去掉了短视频这边的花费。”陈银辉没兴奋多久,就被短视频这边给打了一巴掌。

“那这样吧,冠名权就落在短视频上面。”林冬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了。

他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