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下载导航


Warning: preg_match_all(): Compilation failed: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www/wwwroot/sdhxgccl.com/wp-content/themes/p2/inc/mentions.php on line 77

听到这里,吴振兴震得差点摔在地。。

这还是他头一次见有人把丹炉炼爆的。

有的人是用灵力砸也不会把炉子打爆。

然而她仅仅是靠着‘精’神力要炉子炼爆了。

她的‘精’神力会不会太逆天了啊。

别说吴振兴没见过,连寂灭宗的卫长老这么见多识广的人也头一次遇到。

台那抹身影明明瘦瘦小小的,咋浑身都是劲儿呢,一会儿把付凌萱给轰死了,一会儿又把胡长老给砸死了,这些也算了,现在竟是一个不小心,连丹炉都爆炸了。

好吧,卫风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暴力的‘女’子。

“徒弟,一个破炉子,炸了炸了,它还没有你手里的解幽丹值钱呢。”吴振兴哭笑不得。

苏陌凉闻言,倒是赞同的点点头。

吴振兴话音刚落,擂台便有不少炼丹师叫起来。

“苏陌凉,你把这丹‘药’卖给我吧,我用橙品丹炉跟你‘交’换。”

夏日清纯美女如花儿般可爱而美丽

“我呸,一个橙品竟然也想换解幽丹,做梦去吧你,苏姑娘,你看看我的黄品丹炉,他的好多了,你要是愿意,我立马跟你‘交’换。”

这一闹,擂台的赛俨然变成了苏陌凉的拍卖会了。

大家纷纷竞价想要她手里的解幽丹,一时之间,闹得不可开‘交’,看得众人大跌眼镜。

本以为今天是赵语琴的主场,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苏陌凉的拍卖场。

众人只觉得不可思议的直摇头。

赵语琴看到所有人都围着苏陌凉,各种奉承讨好,顿时气得浑身发抖。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苏陌凉竟然是期大丹师,竟是她还要高一个等级。

要知道她的天赋已经是惊人了,而眼前这个她年纪小,还是来自小地方的苏陌凉,竟然超越了她。

想到这里,受不了打击的赵语琴一个踉跄,倒退两步,身子突然有些虚脱。

一旁的曹亚茹面‘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既然她师父都说那是天品的解幽丹,应该不会有错。

曹亚茹不过处在丹师期的位置,可苏陌凉便已经跨越了一个档次成为了大丹师。

成为大丹师也算了,小小年纪晋级到了期大丹师。

这样的天赋,绝对是她永远赶不的啊。

曹亚茹意识到这一点,面‘色’陡然灰白,跟死了似的,望着苏陌凉的眼神除了震惊之外,再也没有任何鄙视不屑了。

吴振兴看到人气高涨的苏陌凉,简直她还高兴,放开声音大笑起来,张狂放肆,听得众人不是滋味。

“徒弟,你什么时候晋级到期丹师的啊,你怎么不给为师通个气儿呢,害为师那么担心。”吴振兴还白白为她担心这么久呢,现在看来,她真是太坏了。

苏陌凉闻言,无奈开口:“刚刚才晋级,我真没办法给你通气儿啊。”

“什么!刚刚!”吴振兴觉得一阵晕眩,一下子倒在卫风的身。

卫风最讨厌别人触碰,没想到这吴振兴还得寸进尺,扑到了他的怀里。

他厌恶的皱起眉头,猛地将他推开。

吴振兴这才清醒不少,带着哭腔感叹:“徒弟啊,你真是太打击师父了,刚刚那一个时辰内,你竟让从初期大丹师晋级到了期大丹师。你要知道,为师‘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晋级到丹师巅峰啊,而且还是在你的帮助下!”

吴振兴觉得跟苏陌凉站在一起,只会越来越没自信,只会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苏陌凉根本没注意到吴振兴的情绪,而是转眸望向了一旁的赵语琴。

“赵小姐,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该脱光了衣服,从观众席那里滚出赛场呢?”

听到这话,本深受打击的赵语琴更是吓得浑身一抖,面‘色’浮起惊恐。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赵家的小姐,苍元国五大家族之一的赵家!”赵语琴一想到自己要脱光衣服,她慌了,立马将她的背景搬了出来。

苏陌凉冷笑着看着她,“怎么,是赵家的人,可以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了啊?昨天是谁要跟我挑战的,谁信誓旦旦的要我滚出苍元国的?算你得了失忆症,在场那么多人都帮你记着呢,你可别想赖哦。”

“你——你——苏陌凉,你会后悔的!”得罪她赵家,一定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愚蠢的事情。

苏陌凉冷淡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畏惧,倒是心平气和的点头:“的确,若是现在不让你脱光了滚出去,我一定会很后悔,所以请吧——”

听到这里,赵语琴还以为她随便怎么都得忌惮一下赵家的势力,没想到她还是这样冥顽不宁。

“苏陌凉!!!”赵语琴崩溃,咬着银牙挤出她的名字,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叫我的名字也没用。”苏陌凉摊手。

看着苏陌凉如此咄咄‘逼’人,曹亚茹忍不住开口:“苏陌凉,你别过分!”

赵家是帝都里的大家族,而曹亚茹不过是南郡城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跟赵语琴的出生起来,差了好长一截,再加,两人都是炼丹师,曹亚茹一直都有巴结攀附的意思。

所以,赵语琴吃亏,她也忍不住出言帮腔。

苏陌凉看到这里,冷笑一声,眸‘色’闪过一道‘精’光,对着赵语琴说:“你瞧瞧,你还是有维护者的,也行,既然你不想脱光了滚出去,你找个人替你吧。”

听到这话,赵语琴是松了口气,可是一旁的曹亚茹却是神情大骇。

只见,赵语琴目光‘阴’冷的望向了曹亚茹:“今天,由你来替我了。来人,把她的衣服扒了!”

既然苏陌凉现在肯松口,赵语琴自然是愿意的,不管是谁,只要有人能替她,怎么都好。

既不用被人骂不守承诺,出尔反尔,也不用遭受这等羞辱,曹亚茹这次可是帮了她的大忙。

“不要,不要!你们给我滚开!”曹亚茹都来不及反驳,便是被赵语琴的随从拉住了胳膊。

“我不脱衣服,滚开!我是南郡城曹家的千金,你们敢动我,我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曹亚茹声嘶力竭的喊着,而赵语琴却是冷哼。

“曹家又如何,权势大得过我们赵家吗?让你为赵家办事,是你们曹家的福气,别不识抬举。”